阮惠

编辑
本词条由“G1343225080” 建档。
阮惠(1753年-1792年),又名阮文惠,后改名阮光平,是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和西山朝的第二位皇帝。他在越南南北分裂的局势下,与兄长阮岳、阮侣于1771年发动了西山起义。阮惠在战斗中表现出勇敢的精神,先后击败了南方的广南国、北方的郑主和后黎朝,结束了越南长达两百多年的南北分裂,并成功抵御了来自暹罗和中国清朝等外国势力的军事干预。然而,由于与阮岳之间的内部纷争,导致整个西山朝元气大伤。阮惠本人在...

阮惠(1753年-1792年),又名阮文惠,后改名阮光平,是越南历史上著名的军事家和西山朝的第二位皇帝。他在越南南北分裂的局势下,与兄长阮岳、阮侣于1771年发动了西山起义。阮惠在战斗中表现出勇敢的精神,先后击败了南方的广南国、北方的郑主和后黎朝,结束了越南长达两百多年的南北分裂,并成功抵御了来自暹罗和中国清朝等外国势力的军事干预。然而,由于与阮岳之间的内部纷争,导致整个西山朝元气大伤。阮惠本人在1792年准备全歼旧阮势力期间去世。他的死标志着西山朝的衰落,他的继任者未能实施他为统治越南制定的计划,使得帝国变得薄弱和易受攻击。西山朝被敌人阮岳推翻,后者于1802年建立了阮朝。

人物生平

编辑

家世

阮氏三兄弟(阮岳、阮侣、阮惠)本姓胡,与越南胡朝皇帝胡季犛是同宗。其四世祖胡丕康原居于越南北部郑主势力范围下的乂安府兴元县,在郑主与广南国阮主交战当中,被广南军队俘虏,安置在归仁府西山邑垦荒。由于胡丕康出生在书香门第,遂被阮福濒任命为“西山寨主”。到阮惠的父亲胡丕福时,迁居于坚城邑(今绥远县富乐村)。

阮惠

西山三兄弟铜像,依次为阮惠、阮岳、阮侣

据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的考证,阮惠的先世世袭西山寨主之职。因此,阮氏兄弟并非一般农民家世,而是西山邑里的一个“下层封建主小康之家”。

早年生活

阮惠在年少时曾受到思想启蒙而萌起造反念头。他的父亲胡丕福,曾向儒者焦献学习。焦献原姓张,是儒者张文行的儿子。当时张文行被旧阮的权臣张福峦杀害,焦献逃亡到安泰邑,在此教习文武之术。焦献认为其子阮岳、阮惠具备天才,非常器重他们,便激励他们起兵反抗旧阮。

胡丕福死后,阮岳继承了西山寨主之职,后担任云屯巡卞吏(负责征收税务的低级官员)。当时广南阮主治下的领地官员贪污腐败严重,而且克重税,再加上连年的自然灾害,导致农民起义此起彼伏。阮岳将税收的银币洗劫一空分给穷人,因此受到通缉。阮岳在不得已之下携两位弟弟逃往西山邑,成为盗贼。

西山起义

1771年(黎景兴三十二年),阮氏三兄弟在西山邑建立屯寨,招纳军士。西山军声称张福峦腐败,提出要推翻张福峦和阮福淳的统治,改立有贤能的皇孙阮福旸为阮主。西山军劫富济贫,深得当地百姓的支持。为了更加得到百姓支持,三兄弟将姓氏改为母亲的阮姓。西山三兄弟得到土豪阮桩、富商玄溪的支持,吸收了周围的小股农民起义军,又得到集亭、李才的起兵响应,势力越来越壮大。阮岳自称第一寨主,以阮桩为第二寨主,玄溪为第三寨主。

阮惠

西山军的旗帜

阮惠当时年仅19岁,但却健壮而有胆略,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因而在军中甚得众望。而根据阮朝年间的《伪西列传》记载,阮惠“声如巨钟,目闪闪若电光,狡黠善斗”,因此“人皆惮之”。

消灭阮主

联合郑氏

1774年(黎景兴三十五年),郑主郑森得悉南方旧阮大乱,命大将黄五福率水步三万大军,以征讨旧阮权奸张福峦为名,入侵旧阮领地。黄五福的军队势如破竹,攻陷旧阮都城富春(今顺化),阮主外逃广南府。与此同时,西山军亦正在从归仁府出发,欲攻取广南府。阮岳、李才、集亭率西山军在锦沙村(今岘港市和荣县)与郑军交战失利,郑军进占广南,而南方的旧阮君主阮福淳则逃到嘉定(今胡志明市及附近一带),以图重新站稳阵脚,收复失地。阮岳感到自己夹在旧阮和郑主中间,认为有必要暂缓军事压力,便向黄五福讲和,并要求成为征伐旧阮的前驱。

阮惠

位于平定省归仁市的阮惠铜像

1775年(黎景兴三十六年),阮岳认为向旧阮施袭的机会已到,便向旧阮军将领宋福洽诈称议和,希望联阮击郑,又将女儿寿春献于旧阮的东宫阮福旸。乘宋福洽毫无戒心的时候,阮岳命阮惠进行突袭。阮惠不负所望,击败旧阮军队,占领了富安。经此一役,阮惠被郑主封为“西山校前锋将军”。

攻克嘉定

与此同时,郑主军队也大举南下,但旋即爆发瘟疫。黄五福便率军放弃广南,撤回富春。广南之地也被西山军所占领。这时,阮岳认为政权基础已足够稳固,便于1776年(黎景兴三十七年),先派弟弟阮侣率军攻击嘉定地区(今胡志明市及附近一带)。阮侣虽曾占领重镇嘉定城,但旋即被挺旧阮的杜清仁驱逐,最后亦失利而回。

1777年(黎景兴三十八年),阮岳再派阮侣、阮惠攻打嘉定的旧阮军。嘉定被攻占,阮福淳外逃龙川(今安江省),阮福旸逃至巴□(地属今永隆省),皆被阮惠追兵所擒,同众多宗室大臣一起被斩首。旧阮统治集团至此暂时灭亡,旧阮的宗室多遭到杀害,只有阮福淳的侄儿阮福映侥幸逃脱。阮惠、阮侣率军回到归仁以后,阮福映便纠集旧阮的势力起兵继续抗争。次年,阮岳在阇盘城(今越南中部的归仁)自称西山王,改元泰德,建立西山朝;阮惠受封为龙骧将军。

当阮惠领兵追捕旧阮君主时,河仙镇总兵鄚天赐亦随同护驾,并幸运地逃脱阮惠军的追捕,回到河仙。虽然西山阮军向鄚天赐招降,但鄚天赐却决意效忠旧阮,不肯投降。后来鄚天赐预料自己无法对抗西山军,便经富国岛逃入暹罗。西山军遂进驻河仙。

争夺嘉定

西山朝虽然已把旧阮朝廷的主力歼灭,但阮福映仍然活跃,以图复国。阮惠、阮侣平定嘉定一带后,便一同返回归仁府,只留部下镇守。就在他们离去后,阮福映在龙川起兵,当地支持旧阮的东山军杜清仁起兵响应阮福映,并迅速占领嘉定。黎文匀、阮文弘、宋福匡、宋福梁等支持旧阮的人士也纷纷举兵响应。在杜清仁等人的支持下,嘉定城及其辖下的藩安镇、边和镇、定祥镇、永清镇及河仙镇一带都被旧阮收复,西山军多次南下讨伐,皆被击退。

再战嘉定

1780年(西山朝泰德三年),杜清仁被阮福映诛杀,东山军纷纷背叛,嘉定地区陷入混乱局面。

阮惠

西山军战船的模型

1782年(西山朝泰德五年),阮岳与阮惠率水步兵三千、战船若干一同南攻嘉定,在七岐江与阮福映军交战。这一战役中,阮福映得到法国人幔槐(Manuel)率西洋船助战。据阮朝编成的《嘉定城通志》的记载,阮惠在此处与阮福映军进行了一场水上激战,“贼兵(阮惠军)乘顺风水潮,饱帆直冲,我兵(阮福映军)不战自溃,独西洋艚幔槐拒战久之。伪惠合兵攻围烧其艚,幔槐死之”,对阮福映的水师给予重创。其后,阮福映退守富国岛,嘉定地区再度被西山朝平定。

其后,阮惠和阮岳又再返回归仁府,只留原东山军的降将杜闲蛰镇守。不久,朱文接在富安举兵,又迎回阮福映,重新抵抗西山朝。1783年(西山朝泰德六年),阮侣、阮惠再次领兵南下,在四岐江背水一战,大败阮福映军队,使之再度败走到富国岛。阮惠攻打富国岛,阮福映逃往昆仑岛。阮惠又攻打昆仑岛,但西山军遭遇风暴,阮福映得以冲破重围,逃回富国岛。

击败暹罗

阮福映再次战败后,仍不愿罢休,一面派法国传教士百多禄携东宫阮福景前往法国求助,另一方面遣朱文接到暹罗求援。1784年(西山朝泰德七年),暹罗国王拉玛一世派出大将昭法·恭銮·特帕里拉、丕耶·威切那隆率士兵二万、战船三百艘,入侵嘉定之地,又令真腊总督昭丕耶·阿拜布别率兵五千支援。暹罗军势如劈竹,连破沥架(今坚江省迪石市)、巴色(今朔庄省朔庄市)、茶温(今永隆省茶温区)、斌澈(今永隆省芒切县)、沙沥(今同塔省沙沥市社)等地。西山军守将张文多不敌,遣人向归仁求救。阮岳得悉后,便派阮惠领兵截击。

阮惠率军与暹罗军作战,经过数次败战之后曾有撤军并同暹罗议和的想法,但在旧阮降将黎春觉的劝说下放弃了议和的念头,决定采用诱敌深入的战略。1785年1月19日(西山朝泰德七年),西山军在美萩附近的沥涔和□蔑一带沿岸设立陷阱,同时派遣一小队西山军前去引诱驻守沙沥的暹罗军。暹罗军反击,这股西山军便沿水路败退到沥涔、□蔑地区。暹罗军追击,进入了西山军的伏击阵地。阮惠立即命令炮兵突然轰击暹罗军战船。乘暹罗军大乱之际,阮惠军的水陆部队再进行冲杀,于是大败暹罗军,并乘胜追击阮福映。阮福映弹尽粮绝,仅率亲信随从数人逃入暹罗。这场战役便是历史上的沥涔□蔑之战。经过此役,阮惠成功令暹罗人“心惮西山如虎”。

进兵北方

阮惠攻灭旧阮及扫荡嘉定城一带后,便受阮岳之命,向北攻取郑氏所占的富春。其后,阮惠更擅自继续北伐,终于消灭了郑主。

攻取富春

北方郑主占领旧阮首都富春后,大将黄五福不久便死去。郑森派遣裴世达为顺化留守,后来又派陶郡公范俅前去接替其留守之职。范吴俅怯懦多疑,因此富春防守松懈。顺化副督视阮令宾曾经上书郑森揭发范吴俅的作为,要求郑森将范吴俅撤职。但郑森反而将阮令宾召回。随范吴俅一起驻守顺化的阮有整知郑主必败,遂投奔西山朝。

1786年(西山朝泰德九年)五月,泰德帝阮岳知顺化之地防备松懈,便派遣阮惠为节制、武文壬为左军都督、阮有整为右军都督,率水步大军进攻顺化。阮惠指使一位算命先生前去给范吴俅算命,声称范吴俅将会生病,建议建立祭坛并祈祷七天七夜。范吴俅听从了他的建议,命令士兵都来祭坛服役侍候。西山军趁机大举进兵,郑军大败。范吴俅在惊恐之下回到富春城据守,派遣副将黄廷体出战。阮惠写信劝黄廷体投降,并故意将信送到范吴俅处。范吴俅怀疑黄廷体有二心,不予接应,导致了黄廷体的阵亡。西山军旋即攻城,范吴俅大惧,开城投降。西山军迅速占领顺化之地。

北伐郑主

阮惠成功夺取富春后,乘胜攻占洞海(今广平省同海市),守将宁逊弃城而逃。阮惠派人修理洞海屯(又名长垒),准备仍守罗河(今争江)旧界。但阮有整提出了反对意见,建议继续北攻郑主。据《伪西列传》及《钦定越史通鉴纲目》的记载,阮惠对这项建议亦甚感犹疑,便与阮有整进行争辩。阮有整提出,郑主“将惰兵骄,朝廷无复纪纲”,是阮惠乘胜北伐的好机会,并且“诚以扶黎灭郑为名,天下莫不响应”,整场北伐战争都将会因名正言顺而顺利进行。阮有整还骄傲地说“北河人才,惟整一人,整去便为空”。而阮惠最关心的,是自己只奉命攻打富春,不应矫诏继续进兵,阮有整却说“矫小而功大为有功,何矫之有?”阮惠最后都服从了阮有整的意见。

郑主方面,则视富春为旧阮领地,因此对于阮惠的攻占并不太关心,只派遣郑自权率领27奇的军队前去防守乂安。但阮惠军队向北方逐步深入,西山军经过乂安、清化一带时,乂安镇守裴世遂、清化镇守谢名垂皆不敢抗拒,望风而溃,阮惠得以到达渭潢江。渭潢江为于现今的南定,是进攻郑主政治中心升龙的跳板。郑自权行军缓慢,中途得知阮惠进驻渭潢江的消息,遂据守金洞一带。山南镇守杜世胤率军进驻东安县的扶沙社,郑军老将丁锡壤则驻守噜江。阮惠决定采取奇袭战。

两军交锋前,一天夜里,阮惠命以木像置于船上,然后击鼓摇旗,放船顺水漂流。丁锡壤见此情形,以为是阮惠军来袭,下令战船摆成一字形的阵势,用炮施射。射了很久,才知船上的是木像,但郑军已经弹药耗尽。阮惠乘机进攻,丁锡壤被迫弃船逃跑,郑自权、杜世胤也都溃败。阮惠因而攻取了渭潢江附近的山南城。

其后,阮惠一面进军,一面宣传自己是以“扶黎灭郑”为名。郑主还未调动兵力抗击,阮惠已率军接近郑主、后黎朝朝廷所在的升龙。郑主郑楷急召山西镇守黄冯基率军前来防御,但黄冯基在万春湖(在今河内市青池县万富社)又被阮惠军所击溃。郑楷亲自出阵,骑战象迎敌,但最终兵败,在逃亡中被擒,自杀而死。北方的郑主统治集团至此灭亡。阮惠以王礼葬之,并入城参谒黎显宗。

觐见黎皇

阮惠攻克帝都升龙后,便觐见黎显宗,获封为“元帅扶正翊运威国公”,娶黎显宗之幼女黎氏玉忻为妻。而阮岳亦得悉阮惠擅自北征郑主,派人前去顺化阻止。后来得知阮惠攻陷升龙,担心阮惠据升龙自立,便率部星夜北上,与黎皇、阮惠一同会面。此时黎显宗逝世,黎愍宗继位。昭统帝将阮岳迎入城中,住在郑主之府。数日后,阮岳请黎愍宗、阮惠一起来府中,承认黎愍宗对北河的统治权,阮惠、阮岳率军一同南返。

兄弟阋墙

1787年(西山朝泰德十年),阮惠被阮岳封为“北平王”,居于富春;阮岳则自称中央皇帝,居于归仁府;阮侣为“东定王”,居于嘉定地区。但很快,阮惠、阮岳之间就爆发冲突,甚而兵戎相见。

根据《伪西列传》记载,阮岳在称帝之后“日肆淫暴”,滥杀功臣,杀死阮桩,胡作非为。而在征讨郑主的战争中,郑主府邸中的财宝全被阮惠占有,阮岳向阮惠索取,但遭拒绝。而阮惠希望得到广南之地,阮岳也拒绝了这个要求。阮岳甚至奸淫了阮惠的妻妾,这更引起了阮惠的愤怒。于是兄弟二人反目成仇,阮惠发布檄文,列举了阮岳的罪状,并首先发兵攻打阮岳,包围归仁城。阮岳急召邓文真率嘉定之兵前来支援,但邓文真被阮惠击败俘虏。阮惠在归仁城外建造土山,把大炮放在土山上轰击归仁城。阮惠军的炮弹大如斗,阮岳见势力不敌,命人拾炮弹哭于太庙之中,亲自登上城楼对阮惠说:“皮锅煮肉,[注18]弟心何忍?”阮惠在这一刻亦深受感动,才撤兵解围。此后阮岳与阮惠达成和约,以板津为界,广义以南归阮岳,升华(今广南省升化县)、奠盘(今广南省奠盘县)以北归阮惠,双方各自为政。

灭亡后黎

在阮惠、阮岳不和相攻的同时,北河政局也发生了变化。就在西山军撤离北河后不久,图谋恢复郑主统治的郑槰纠集残余势力进入升龙,乘机把持后黎朝的大权,黎愍宗急召阮有整入京勤王。阮有整回到家乡组织乡兵,驱逐了郑主。但阮有整居心叵测,专权弄事,其权势拟于郑主。阮有整知镇守乂安的阮文睿是阮岳的部将,对阮惠不满,因此派人前去招诱。1787年(西山朝泰德十年),阮有整又派陈功灿前去富春,希望将乂安之地归还后黎朝,这使阮惠非常愤怒。吴文楚建议杀之,中书令陈文纪则认为不应该公开杀死使者,但绝不能让后黎朝知道西山朝发生内乱之事。阮惠采纳陈文纪的建议,派武文月礼送他处境,途中将船凿沉,将陈功灿一行全部溺死。

旋即阮惠派遣武文壬北伐,击败并擒杀阮有整。黎愍宗亦出逃到保禄山。武文壬寻昭统帝不获,立崇让公黎维(礻堇)为监国,管理事务。黎维(礻堇)身边只有数名文臣武将侍奉,每当议事的时候,反要去武文壬的军营里。

最初,阮惠虽然派武文壬北伐,但事实上非常猜忌武文壬。阮惠令心腹吴文楚、潘文璘为参赞军务,实际上是监视武文壬的举动。此时吴文楚将武文壬的所作所为报告给了阮惠,并声称武文壬谋反。阮惠率军秘密驰往升龙,并趁夜色时分进入升龙,将睡梦中的武文壬杀死。阮惠仍以黎维(礻堇)为监国,任命大司马吴文楚管理北河事务,留内侯潘文璘、都督阮文雪辅佐,以学士吴时任为谋士。又任命亲信阮文用为掌府、陈顺言为户部尚书,大宴群臣,率军回到富春。

称帝抗清

登基称帝

1788年(西山朝光中元年),以黎愍宗为首的黎氏遗族,向中国清朝要求出兵援助。乾隆帝便派孙士毅率兵进入安南,声称这次出兵的目的是“兴灭继绝,灭阮扶黎,原非利其土地”,率军南下,进攻安南。西山军的将领潘启德投降,阮文艳则逃往京北(今北宁省),与京北留守阮文和并力守城。清军很顺利地进军至升龙附近,吴文楚以黎维(礻堇)的名义,派阮衙等人前往孙士毅军营中求和,请求清军退兵。但行至京北遭到清军的阻拦。吴文楚接受了吴时任的建议,率军撤离升龙,来到三叠山(位于宁平省和清化省交界处)据守。西山朝的水道统领邓文真则率水军浮海守汴山(位于清化省),与吴文楚相呼应。吴文楚派遣阮文雪前往富春告急。

阮惠闻讯后,决定出兵北上抗清,部下们纷纷建议他登基以正位号。同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五日,阮惠在御屏山登基称帝,改年号为“光中”。阮惠称帝的目的,是要在出兵抗清前,首先维系人心。阮惠率军来到自己的祖籍地乂安,积极备战,选出士兵十万,战象百余后,便进行休整,以准备迎敌。

抗击清军

清军进入升龙后,拥立黎愍宗复位,并在附近的河洄及玉洄两地驻扎重兵。阮惠派人前往升龙,向清朝卑辞谢罪。孙士毅上当,不以为备。阮惠则宣布西山军提早过春节,并与西山军将士相约在升龙度过开春日(正月初七)。西山军士气高昂,行军极为迅速。

阮惠

清越战争

阮惠出兵步步进迫后,到达涧水(今宁平省与河南省交界)时,击溃后黎朝山南镇守黄冯义率领的一支军队。由于清军斥候全部被擒,清军对于阮惠进兵的军情懵然不知。1789年(西山朝光中二年)正月初三,阮惠军秘密包围河洄军营,迫降该营清军。初五,阮惠军进军玉洄军营,遭到清军炮火迎击。阮惠命令军士用木板三块紧拼在一起,外面裹以湿稻杆,然后由每二十人一组的敢死部队各扛一块,每人腰插尖刀,并有二十人手持武器紧随其后,阮惠自己则骑乘战象督师。这场战役,清人王之春在其所撰的《清朝柔远记》里亦记述:“(阮惠军)皆以象载大炮,官军(清军)仓卒御敌,众寡不敌,遂溃。”阮惠军最终都冲陷玉洄军营,击溃清军。孙士毅正在升龙大宴诸将,欢度春节,得悉战败后,仓皇逃走,其随身的印信全被西山军缴获。许世亨、张朝龙等断后,尽皆阵亡。阮惠入据升龙,黎愍宗则流亡中国。

接受清帝册封

阮惠虽然获得大胜,但对清朝的顾虑亦加深;而另一方面,西山朝与暹罗关系恶劣,阮惠担心西山朝受到清朝、暹罗这两大强邻的腹背夹击,因此阮惠有意讲和。而在清朝方面,乾隆帝接到孙士毅的败讯后,便征孙士毅回京定罪,派福康安代替其职位。福康安听闻安南军队气势强大,在广西按兵不动,欲停止干戈。福康安指使左江兵备道汤雄业派人给阮惠送信,声称“黎维祈弃国而逃,天朝断不复以安南畀之”,暗示阮惠可以向清朝求和。阮惠于是派遣嘑虎侯出使清朝求和,声称西山朝完全没有与清朝作对的意思,把战争责任全部推在孙士毅的身上;又收留清军的俘虏,将其遣送归国。同时阮惠贿赂福康安,要求他协助自己向清帝议和。

阮惠又改名阮光平,派遗侄子阮光显、陪臣武辉瑨等人出使清朝,进献方物,上表求封。在谒见乾隆帝时,阮光显声称阮惠将亲来京师觐见。乾隆帝大喜,当即册封阮惠为安南国王。而对于失去政权的黎愍宗,乾隆帝认为上天已经把他抛弃,因此不再给予他支持,下令将他与后黎朝遗臣一起迁到京师居住。

阮惠

阮惠遣阮光显向清朝请和

在福康安一再催促,阮惠只得要求让儿子阮光垂代替自己前去觐见,但不被允许。无奈之下,阮惠只得选出与自己相貌相似的人冒充自己,并以吴文楚、邓文真、潘辉益、武辉瑨、武名标、阮进禄、杜文功为陪臣,还向清朝进献雄象两匹。两广总督福康安、广西巡抚孙永清陪他们抵达京师。乾隆帝对此信以为真,在热河行宫相见,行抱膝礼,并赐宴与诸亲王同席。临行前,乾隆帝又命画师绘画其像以赠之,表示对他的厚待之情。

在接受清朝册封之后,阮惠完全巩固了自己的统治,册立黎氏玉忻为北宫皇后,嫡长子阮光缵为皇太子。

计划侵略清朝

据《伪西列传》的记载,阮惠曾有意入侵清朝,特别是对两广存有领土野心的。阮惠向两广总督福康安递交外交文书,要求“申明故疆”。福康安认为两国疆界早已确立,因此拒绝了阮惠的要求。阮惠因此甚为不平,积极备战,准备使用武力手段侵略两广之地。

阮惠对活跃于广西、四川一带的天地会、白莲教等反清复明组织加以资助,甚至任命这些组织的首领为将领。对于华南海盗的主要首领,如陈添保、梁贵兴、谭阿招等,阮惠也都封以官职。阮惠也为他们提供官方的战船,这些战船比海盗船只更为高大而耐用。在西山朝支持下,华南海盗从小股势力一跃而成为有组织的数千人海盗集团,他们以越南为中心骚扰中国沿海一带,有时候甚至围攻炮台、杀死官军。由于清廷将防备重心放在了镇压和防备内陆的反清起义上,沿海守军薄弱,官军不能制。清朝边境的地方官员明知这些人的后台是西山朝,但畏于西山朝的强大,不敢对此加以诘责。

阮惠

西山军使用的武器

1792年(西山朝光中五年),阮惠派遣阮招远出使清朝,向清朝求请和亲,并要求清朝以两广之地为礼物割让给西山朝;另一方面,纠集了国中精锐的大象兵团,计划渡海入侵广州。就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阮惠突然身患顽疾,被迫打消了侵清念头。阮招远一行未至京师就被召回安南,而其求婚请地的之事也被两广的地方官员隐瞒,因此清廷对此事一无所知。

薨逝

1787年(西山朝泰德十年),阮福映同法国签订《越法凡尔赛条约》,正式跟法国结盟,共抗西山。虽然法国没有派兵支援,但法国传教士百多禄利用自己的关系,招募了大量法国士兵,购买了法国先进战船和武器。1792年(西山朝光中五年)8月27日,阮惠发出檄文,宣布要歼灭阮福映。

不料,同年9月16日,阮惠去世,寿40岁。年方10岁的太子阮光缵即位,给阮惠上庙号太祖、谥号武皇帝,葬于香江之南,称丹阳陵。乾隆帝得知后,赐谥忠纯,亲自为阮惠撰写墓志铭和祭文,并派广西按察使成林出使安南吊唁。

关于阮惠的死因,《伪西列传》认为阮惠曾大肆发掘广南阮主的祖坟,因而此时遭到阮主灵魂的报复;而现代越南学者则认为阮惠是突然中风。

阮惠死后,西山朝旋即陷入内讧之中,势力大大削弱。1802年(阮朝嘉隆元年),阮光缵最终被阮福映所灭,西山朝至此告终。阮光缵及宗室、臣下都被押解到顺化处死,阮惠也遭到阮福映“发冢戮尸”的侮辱。阮惠和阮岳尸首被捣碎,和裴氏雁(阮惠妻)、阮光缵的头额,被永禁监狱室。阮福映对此行为声称“朕为九世而复仇”。

为政举措

编辑

阮惠即位后,推行了一系列政治措施。

政治

• 地方行政:阮惠把都城设在他的祖籍地乂安,于乂安的麒麟山下修筑都城,称之为“鳯凤中都”,改称升龙为“北城”。另外,主要的地方建置,还有在每镇设镇守和协镇。每县中设有掌管诉讼的“分知”及掌管兵粮的“分率”等官职。

• 官制:阮惠建立起官僚系统,设三公、三少、大冢宰、大司徒、大司寇、大司马、大司空等职。

经济

• 农业:1789年(西山朝光中二年)起,阮惠发布“劝农诏”,鼓励人民“复流移,垦荒闲”,让他们回到本乡耕作,并且修订均田制度,务求令农民分得足够的口分田。

• 征税:男丁按年龄分为三种征收赋税的对象,称为“项”,2岁至17岁未及格项,18至55岁为壮项,56至60岁为老项,61岁以上为老饶项。另外,在田税方面,不论是政府授或私有田地,也要按等按等级交纳粟粮。

军事

• 兵制:据陈仲金所说,阮惠由于要北攻中国,因而要选拔士兵。根据丁册,每三丁抽一人为兵,是为其主要兵源。军队分为“道”、“奇”、“队”三级,道管各奇,奇管各队,并经常实行演习。另外,在各地军队中又设有“前军”、“后军”、“中军”、“左军”、“右军”的编制。但是由于阮惠在军事上开支过大,导致了西山朝背负了沉重的财政负担。阮惠不得不支持华南海盗骚扰中国沿岸,帮助他们在越南贩卖掠夺的商品来赚取中介费,以缓和财政危机。• 学术:在位期间阮惠推广字喃,他试图让字喃逐步取代汉字,成为未来越南的官方文字。其在位期间字喃在公文中经常使用。阮惠甚至在科举中命考官出字喃试题。但由于当时读书人都是学习汉字的四书五经长大的,这项政策侵犯了读书人的利益,因此许多书生对西山朝甚为不满。

社会

• 宗教:阮惠在每府每县修建佛教寺庙,选用有才德兼备的僧侣作住持,若不称职,便迫令还俗。

• 身份证明制度:阮惠下令各地重造丁册,人人都须编入簿籍,然后每人发一副刻有“天下大信”的牌,上面记有姓名,贯址,并押手指印为记,称为“信牌”,任何人都须携带,无牌的就被视为“漏民”,要予以惩罚。但当时官吏经常围捕平民查问信牌,致使民间受到甚大骚扰。

• 以阮惠为代表的西山政权所执行的上述政策,无疑具有进步意义。但这些政策并没有持续多久,1792年阮惠逝世后,他的许多政策没有坚持下去。另一方面,这些政策具有局限性,贯彻也不力。阮惠称帝后,大封功臣,一些起义将领成为新的官僚贵族,阮氏兄弟也成为代表新老地主阶级利益的全国最高土地占有者。西山朝日益脱离人民,失去了群众的支持。

阮惠

阮惠在位期间发行的“光中通宝”

家族成员

编辑

父母

父亲:胡丕福

母亲:阮氏

兄弟

阮光华,早殁

阮岳,泰德帝

阮侣,东定王

妻子

范氏莲,仁恭端静贞淑柔纯武皇后

裴氏雁

黎氏玉忻,黎显宗女,如意庄顺贞一武皇后

子女

阮光缵,景盛帝

阮光盘,母范氏莲,宣公,领清化督镇总理军民事。

阮光绍

阮光卿,母裴氏雁

阮光德,母黎氏玉忻

阮光垂,母范氏莲,康公,领北边节制水步诸军。

阮光纲

阮光绪

阮光绽

阮光维

阮氏宝玉,母黎氏玉忻

缺名,母黎妃

缺名,母阮氏璧

缺名,嫁范文治

二女缺名

后世纪念

编辑

1960年代,南越的越南国家银行发行印有阮惠肖像及出征图画的200元越南盾钞票,以作纪念。

越南人对阮惠甚为尊崇,阮惠的雕像遍布越南全国。越南各地都有以阮惠命名的街道。

人物评价

编辑

总评

阮惠在阮朝时期一直被当作叛逆,其统治的西山朝被称为“伪朝”,不被朝廷正史所承认。直到陈仲金撰写《越南史略》时,才开始出现对阮惠较为客观的评价。

历代评价

越南阮朝历史学家陈仲金在处理他在越南政治史里的正伪问题时,认为西山朝的阮惠虽然是阮朝的死敌,但是他有能力结束郑阮纷争的乱局,抵抗过中国清朝的进犯,并又获得了清朝皇帝依例册封为安南国王,因而是堪与丁先皇、黎太祖相媲美的人物,亦令西山朝也像丁、黎各朝一样是正统王朝。在提到他的品行时,陈仲金又盛赞其文武兼备:“西山阮朝光中皇帝是一位英勇的君主,以武力建立帝业。但他颇有肚量,善于治国,深知重视文学贤才。”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1970年代越共的学术机关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亦一面倒地盛赞阮惠是越南的民族英雄:“光中是一个聪明而坚毅的人,他无限忠诚于人民和民族,在敌人和艰难危险面前他从不退缩。他不但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屡建奇功的天才的军事家,而且还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各个领域中也显示了他的卓越的才能。”

中国学者戴可来认为,阮惠率领西山军反抗清朝对越南农民起义的干涉“无疑是正义的”。但是阮惠成为皇帝之后,“不仅开始侵略扩张,而且还压迫人民”,俨然已经“蜕变为新的封建统治者”。戴可来认为陈仲金对阮惠的评价较为客观,并且批评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称其一味颂扬其抗清事迹,刻意回避其侵略扩张和压迫人民的事实,不是严肃的治史态度。

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指出,阮惠在短短五年的在位时间里,作出了不少善政,“实行了有利于巩固政权、提高生产促进社会进步的政策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措施。”但同时亦指出,阮惠需要对西山朝的覆亡负上一定的责任,由于阮氏三兄弟始终未能兑现“分配财产归农民所有和打富济贫的口号”,加上兄弟相残,阮惠竟不顾及兄弟之情而南下攻打阮岳,因而导致西山朝自身元气大伤。

参考资料

编辑

展开[1]马曜主编. 云南简史 新增订本[M].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10.06: 147.

内容由G1343225080提供,本内容不代表globalbaike.com立场,内容投诉举报请联系全球百科客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globalbaike.com/5968/

(35)
词条目录
  1. 人物生平
  2. 家世
  3. 早年生活
  4. 西山起义
  5. 消灭阮主
  6. 争夺嘉定
  7. 进兵北方
  8. 兄弟阋墙
  9. 灭亡后黎
  10. 称帝抗清
  11. 薨逝
  12. 为政举措
  13. 政治
  14. 经济
  15. 军事
  16. 社会
  17. 家族成员
  18. 父母
  19. 兄弟
  20. 妻子
  21. 子女
  22. 后世纪念
  23. 人物评价
  24. 总评
  25. 历代评价
  26. 参考资料

轻触这里

关闭目录

目录